匠心传承 技能比武显身手

mcquipco.com   2019-04-03 10:45   来源:双流网
0
〖字体: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打印本稿〗〖 关闭

  3月27日,成都市百万职工技能大赛暨双流“弘扬工匠精神 打造航空经济之都”职工技能大赛正式拉开帷幕,来自全区1400多名“能工巧匠”齐聚一堂,以技能“比武”的方式切磋技艺、交流经验。在汽车维修工(钣金)、焊工、数控车工等技能比赛中,参赛选手专心致志地投入比赛,用精湛的技艺演绎匠心、阐释“工匠精神”。闪耀的电焊火花、挥舞的榔头、专注比赛的选手……构成了一个个精彩的瞬间。
  ——2019年双流“弘扬工匠精神 打造航空经济之都”职工技能大赛速写
  汽车车身修复项目:汽车“美容师” 细微之处见功夫
  “叮叮叮……”在汽车车身修复项目的比赛场地,4名参赛选手正聚精会神地投入比赛。作为去年新加入的技能比赛项目,汽车车身修复项目虽然举办时间不长,但对参赛选手技艺的考验不低于焊工、数控车工等技能项目。
  据悉,汽车车身修复比赛主要分为门板修复和板件更换。其中,门板修复就是考验选手的钣金修复手艺。作为汽车维修常用的技术手段,选手需要对“损坏”的门板进行修复,让凹陷部位基本恢复原貌。修复过程中,选手需要对车身受损部位进行分析,选用合适的工具和设备对受损部位进行打磨和恢复。流程看似简单,但要将受损部位恢复到基本原貌,其复杂性堪比一场外科手术。与此同时,选手还需要在40分钟内,将破损的门板恢复如初。
  据该比赛项目裁判刘兴尧介绍,该项目主要是考验选手对钣金修复工艺的熟练程度和把控力度,“按照评分标准,凹陷部位修复后高度略低于原表面1毫米以内,一点点细微的差别都可能影响车身的修复效果。可谓是细微之处见功夫。”严苛的评判标准也让选手们使出浑身解数。
  比赛现场,来自区内某航空维修公司的段元强正熟练地使用手中的工具敲击着车板。榔头准确敲打、顶铁默契配合,一敲一顶间,对凹陷部位进行恢复。其间,他不时蹲下身子观察,根据恢复程度适时调整力度、更换工具,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一气呵成。据段元强讲,原本自己是汽车钣金维修专业出生,大学毕业后凭借自己扎实的专业技术进入了区内一家航空维修公司,从事飞机钣金维修工作。虽然二者有所不同,但抱着提升自己技艺的想法,他还是报名参加了此次技能大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技能大赛,因为是限定时间比赛,说实话还是比较紧张。”不过,凭借过硬的技术功底和心理素质,他在比赛中迅速调整状态完成了比赛。“虽然跟我预期还有点差距,但这样的历练会帮我积累更多的经验,让我在这个行业走得更远。”
  蒙面焊匠
  焊缝火光间的角逐
  作为特种行业,焊工一直是各类技能比赛中不可或缺的项目。在紧张的理论考试后,激烈的焊接实操竞赛也在焊花飞舞的比赛场地中正式拉开帷幕。比赛现场,选手们头戴保护罩,手持电焊枪,娴熟地焊接着钢板,现场火光四射,犹如一朵朵绚丽的烟花绽放。
  为严格评分细则,凸显焊接质量和工艺,此次比赛主办方特意准备了横焊和立焊两种焊位作为备选,由参赛选手采用抽签的方式随机选取,比赛难度的增加也让今年的焊工比赛精彩纷呈。板对接横焊看似简单,却考验着每个选手的技能。每一位选手在焊接前都需自己调节参数,焊接的电流、电压、焊接速度把控都是凭借经验积累的。在焊接过程中,除了通过观察、听声音判断,还需根据焊件的具体情况精准把控焊条的角度、运条方式等,稍不注意就容易出现烧穿、焊瘤、咬边等问题。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也可能“败”在这里。选手不仅需要稳定的临场发挥,还需要精准把控焊接力度,这样才能使焊缝均匀、整齐、美观。
  与段元强一样,同样来自航空维修企业的谌业永拥有着近10年的从业经验。即便这样,面对变化莫测的比赛,他同样不敢掉以轻心。“比赛过程中,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同场比赛的还有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师傅,要在60分钟时间内完成焊接,难度也不小。”谌业永表示,因为赛前准备完全靠自己去摸索、找材料进行练习,加上准备时间限制,比赛过程中还是免不了有些紧张。“原本就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相对于普通的行业,航空维修行业对于焊工的要求更高、更严谨,希望通过技能比赛提升自己的技能。即便没有获得名次,我也觉得收获颇丰。”刚完成比赛的他笑着说道。
  “数控达人”
  一场“头发丝”级别的较量
  数控车工项目: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这句话用来形容数控车工的工作再贴切不过了。因为,他们所生产的机器零部件精密度达到0.01毫米,大约相当于头发丝的1/3。这场相当于“头发丝”级别的较量,也让现场参赛选手不敢有丝毫松懈。
  在操作间内,选手们站立在机床旁,思考零部件加工的程序和步骤。借助现代化的机械力量,加工一件精密零件或许不是难事,但实现这一过程需要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结合,考验着选手们的综合能力。在长达2个半小时的加工过程中,选手需要根据比赛图样,分析加工工艺进行编程,在最短的时间内选择最优化的加工方案进行零部件加工。“此次比赛中,我们选用的是螺纹轴和螺纹套零部件的加工。通常,一个熟练的数控车工要完成这套零部件至少需要3个小时。为了增加此次比赛的难度,我们特意将时间设定为2个半小时,选手对于加工工序的熟练程度,刀具、切削用量等选择都可能影响整个零部件的制作,对于选手自身的经验和能力都是考验。”现场,该项目比赛裁判张平还拿出了前轮选手已制作完成的零部件进行展示。只见加工出来的零件色泽均匀,螺纹严丝合缝,螺丝帽非常轻易就拧上了。“像这种加工程度的零部件,就算得上精品了。”
  比赛现场,有着10年从业经验的梁应文正胸有成竹地站在车床旁,根据图样数据完成编程,整个操作游刃有余。据悉,这是他第二次参加数控车工的比赛,即便比赛前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参加这样专业性的比赛,他的心里还是会有一些紧张。不过,20年的工作经验加上赛前的充分准备,也让他得心应手提前10分钟完成了比赛。“感觉整个过程比较顺利,希望能够拿个好的成绩。”梁应文说,工匠精神就是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对于他而言,就是将每一个零部件做到极致。